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民

-----愿天下为公平公正之公民社会!

 
 
 

日志

 
 

【转载】人民与公民概念的裂变  

2013-01-03 05:56:02|  分类: 公民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周永坤《人民与公民概念的裂变》

  

人民之见于古籍者略举一二: “掌建邦之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数。”(《周礼·地官大司徒》)  “人民乌兽草木之生物”(《管子·七法》) “古之时,人民少而禽兽众。”(《韩非子·五蠹》) “诸候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孟子·尽心下》)  

人民在中国古代汉语中的含义有:泛指的“人”,例如上引之韩非子语;属下的百姓。例如上引之《周礼》文;统治、管理的对象,这从上述管子的篇名、中国古代的官名(徐州牧)即可知。《现代汉语词典》和解释是,以劳动群众为主体的“社会基本成员”。问题是,什么是“社会基本成员”,什么是“社会非基本成员”语焉不祥。将社会成员分为“基本成员”和“非基本成员”的做法是没有标准的、可任意将人分类的武断的政治手腕。什么是人民,说不清楚,也不能说清楚,清楚了就不好随便打人了。是否人民,全在当权者的手上、嘴上,顺我者人民,逆我者非人民。一旦被划为非人民,就等于被放逐法外,没有了法律人格,就进入了无底深渊。这是一个超法治的概念,为不经过司法程序剥夺公民的权利大开方便之门。当然,说没标准,也会有人反对,毛泽东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不是有权威的解释么!但请注意,他的标准中,除了“抗日”一项以外,都是由他说了算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人民主权是现代化的重要成果之一,现在普世都同意人民主权这个口号,无论阶级,也不分政党、肤色、信仰,也毋论真假,政治家们都把它挂在嘴上,以作为合法性的招牌。这一口号对于封建专制来说是致命的,但是,问题在于谁是人民。人民是谁,从来就没有一致的见解。对自由主义者,人民是个人,对于卢梭等社会契约论者来说,人民是个集合概念,是无数个体的组合。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在西方词汇里,人民历来是个中性概念,是指生活在某一政治共同体内的所有个体的集合体或个人。无论是作为人民主体的人,还是作为人民组成分子的人,不存在“人民”、“非人民”的问题。这在中国古代社会也是一样的,所谓“普天之下皆我子民”即是此意。 

中国近现代的人民概念是卢梭的人民观与中国古代的人民观的奇妙结合。卢梭与中国古代的人民概念相通之处在于两者都是个集体概念,是个莫视个人的概念。在卢梭那里,这点不足被他强调自由所平衡。在中国,则借助卢梭的人民主权在嘴上把人民抬到天上,在行动上把人民视为放牧的对象。人民与为政者是主客两分的。“教育人民”的提法本身就是把自己看作有别于人民、高于人民的特权者,先知先觉者。从这点出发,就有“训政”、“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教育改造知识分子”、“知识青年接受再教育”,乃至教育改造人民成为新人的一系列提法和做法。 

公民则不同。公民是一个法律概念,它强调的是个体,是个体的存在与价值,个体的权利。公民是个普适性的平等的概念。任何人不能在公民之外,不能在公民之下,更不能在公民之上。恰恰在这一点上,人民这一概念就暴露出明显的不足。人民存在着不能涵盖的成分。人民之下有敌人,人民之上有党员、干部、领袖。因此,对人民一方面可以放牧(当然是暗地里),一方面可以借人民的名义干出许多“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人民公社、人民专政、人民法庭(1950年代的非法官组成的所谓法庭,其权力可随意杀人)。 

公民这一概念在西方经历了一个变化的过程。在古希腊罗马,公民是对城邦事务有参与权的人,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公民是平等的。在这一点上,古希腊罗马的公民概念与现代的公民概念是相同的,这是古希腊罗马人的伟大之处。但是,他们自有不足的地方,这就是,公民对居住在古希腊罗马土地上的人来说,不是普适性的,只是部分人的特殊身份,与公民相对的有非公民,包括奴隶和不具备公民身份的自由民、外来人。古希腊罗马的公民权利是公权利,实在是人的特权。

启蒙运动中,公民的概念再起。在16世纪,博丹提出公民的概念,但是,他的公民概念不是强调的独立性与平等性,而是强调他的服从性他认为国家是由主权者和公民组成的,他身份就是对主权者的服从。 

可见,人民与公民在西方本没有区别,人民主要指称整体,是一个政治概念,公民主要指称个体,是一个法律概念。在今天的中国,公民这一概念几十年中是缺失的,只有人民。而且,公民这一概念在中国也发生了“裂变”——公民只是部分中国的人身份。这一点在1980年代被才得以纠正,经李步云老师的论证,中国人才都具有了公民身份。而人民呢?同样发生了“裂变”——人民和敌人,人民只是中国一部分人的身份。

人民与公民概念的劣化是阶级斗争为纲思想的产物,它适应将共同体的人分为二部分的需要,以此使对一些人的非法行为正当化。然而,将人分为不同的等级是违反基本人权的。这正是中国几十年的问题之所在。建立在这样的概念之上的法律与法理学不可能是现代的。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